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教学质量监控 > 正文
教学质量监控

时隔19年,同济医学院拟恢复儿科系

全面二孩后,儿科医生愈加吃紧。昨天,记者从同济医院获悉,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2014年—2016年对中国儿科医师做的现状调查显示:我国每千人儿科医生比率为0.578,美国是1.46,照此比例,我国儿科医生缺口至少20万,湖北省儿科医生的缺口则在两三万左右。
“同济医学院准备恢复停办近20年的儿科系。”同济医院儿科主任罗小平教授告诉武汉晚报记者,恢复儿科本科招生十分有意义,不过此事还有待教育部审批通过,最快也得要明年开启。
湖北儿科医生配比低于全国
按照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透露的数据,湖北省目前一共有3873位儿科医生,0—14岁的儿童有910万,这意味着每千人儿科医生比率为0.43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另外,全省三级医院中有15%没有设置儿科,二级医院这个比例达到了30%,而基层医院更加惊人,设置儿科的仅有5%。
“儿科医生压力大,收入低,招人难,留人也难。”罗小平一语道破。
据罗小平介绍,同济医院一年的急诊量约50万人次,其中儿科急诊就占了30万。该院儿科医生有122名,其中急诊医生20余名。随着二孩放开,医护人员的工作量也骤然上升,一个医生一晚上接诊100多名患儿是常态。
最关键的是压力很大,罗小平坦言,儿科门诊是典型的“零容忍”,一点失误都不能有。但相比工作量和工作压力,儿科医生的收入却难以与之匹配。因为儿科检查项目少、用药少、费用低、风险高,是综合医院中公认的吃力不讨好的科室,加上儿科医生的科研和课题也比较少,职业晋升通道有限,医生们往往不愿意选择儿科。
罗小平说,今年同济医院儿科原计划招收10多名儿科医生,最终符合条件并录取的只有8名。
同济医学院有望恢复儿科专业
据了解,1998年教育部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录入的调整中,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,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,切断了儿科医生稳定的来源。
“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是最早开设儿科系的医学院之一。”罗小平说,后来因为就业难,在1998年的全国调整中,这个专业被迫取消。近年来,随着二孩出生高峰的到来,国家有意恢复儿科专业。从去年开始,教育部、国家卫计委支持中国医科大学、重庆医科大学等8所高校恢复儿科专业。今年,首都医科大学、西南医科大学、南京医科大学等20所高校都新增了儿科学本科专业。
罗小平透露,同济医学院也向教育部提出申请,希望恢复停办近20年的儿科系,具体招生时间未定。此外,复旦大学、中山大学、湘雅医学院也正在申报。
学做一名聪明的家长
“即使恢复了儿科专业,培养周期也很长。”罗小平说,5年本科、两年规培、3年住院医师,算下来,一个儿科医生要出道,需要10年。
这10年怎么办呢?武汉市汉阳医院儿科主任梅贵春教授认为,儿科医生缺口大带来了看病难的问题,而家长们盲目看病又加剧了儿科看病难,因此学做一名聪明的家长尤为重要。
“尤其是夜间急诊,80%的患儿其实没必要连夜求医。”据同济、协和、省人民、市儿童医院多名儿科医生介绍,夜间看病的患儿半数以上是发烧,最常见的病因是感冒,其实没必要晚上到医院熬夜伤身。家长也不必发现孩子高烧就手忙脚乱,疾病有自然病程,而且发热高低也不一定反映疾病的轻重。
市儿童医院儿内科副主任医师潘迎春说,正常人的体温在半夜里本身就会稍微高于白天,如果感冒有病菌的话,半夜里自然是高烧的多发时段。
武汉市儿童医院急诊部主任医师张芙蓉建议,如果孩子是感冒引起的发烧,温度在38.5℃以内,可先在家中观察,等到第二天还不退烧再看病;假如孩子是突然精神不好,尤其是3岁以下的孩子,用了退烧药还不见效,食欲下降,脸色灰灰的,这时候不管是否夜间,都应该及时就医。
此外,家长也要学会观察来判断孩子病情。省妇幼儿内科主任医师周小勤说,退烧药一般隔4-6小时服一次,一天不超过4次。如果不到6小时,体温又上来,除了看脸色,还要观察唇色和呼吸,嘴唇青紫、口唇苍白,都要小心。“孩子鼻翼一扇一扇的要注意,可能是呼吸困难。”周小勤提醒,如果孩子一躺下就吵闹,得抱着才能睡;趴在肩上,听到呼噜呼噜的声音,哪怕没有发烧,也最好尽快就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