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教学研究 > 正文
教学研究

太猖獗!假化妆品竟聘请专家搞“研发”

   通过小区代购群,从韩国买的某品牌化妆品,连续使用一周后皮肤开始过敏发炎,北京的刘女士这才发现自己被“邻居”坑了。当刘女士找“邻居”理论时,对方说拿不出证据就是诬陷,之后便将刘女士踢出群拉黑。后经多方查证,刘女士发现该代购只是假冒的“邻居”。

 
  朋友圈所谓的“良心代购”,正成为假化妆品泛滥之地。记者近期调研发现,化妆品制假售假已形成完整的“黑色产业链”,分工明确,设备齐全,专业化程度很高,其中细分出的“假货生产商”“包材提供商”“渠道批发商”等环节,每一环都利润惊人。专家表示,从进货渠道、产品规格、合格证等各方面保障化妆品的产品质量,对于产品质量不合格、进货渠道不正规的商家要坚决取缔。
 
 
  以假乱真 仅购买仿制包装金额就超百万元
 
  近些年,随着化妆品消费总量的增长,化妆品在每年查获的涉假案件中出现频次非常高,已成为假货重灾区。
 
  最近,苏州警方破获的一起假冒伪劣化妆品案,撕开了代购化妆品以假乱真的背后黑幕。
 
  据了解,苏州警方在郊区某小区里查获各类假冒迪奥品牌化妆品及包装制品121980件,假冒Benefit品牌化妆品及包装制品12444件,假冒的Fresh化妆品820件,假冒Mac品牌化妆品15784件,假冒香奈儿包装制品4016件,上述涉案物品价值在150万元以上。
 
  之后,警方顺藤摸瓜摧毁一条完整海淘假货生产链,查获假冒品牌化妆品8万余件,抓获江苏、广东等地制假售假犯罪嫌疑人16名,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。
 
  在苏州警方收缴仓库时,记者看到了这些假冒大牌化妆品。警方为记者打开了一款Dior假香水套装,其中内衬、LOGO、丝带等一应俱全,包装十分精致,令人难以相信这竟是假冒伪劣商品。记者又随机拿出一款Mac假口红与正品对比、试色,无论是外观上的尺寸、LOGO,还是使用后的色彩、滋润度等,几乎看不出有何差别。
 
  “这些化妆品仿真度极高,普通消费者难以识别,很多还是‘爆款’,销路非常好。”苏州市公安局工业园区分局民警谢元龙说。记者调阅该案主要嫌疑人吕某的交易记录看到,仅其中名为“薇薇小妖代购批发”的客户成交量就达7500多次,而微信记录表明,与吕某有业务往来的客户多达数百人。
 
  据吕某交代,其团伙是从广州上家处购入假冒伪劣化妆品,再从浙江义乌上家处购入各类伪造的化妆品外包装。收到货后再重新喷码、自行包装,并以正品的名义通过微商平台销往上海、广州、北京等地,于是一条制售假冒化妆品的黑色产业链逐渐浮出水面。
 
  专案组围绕吕某团伙的进货渠道进行追查,发现自吕某开始贩卖假冒品牌化妆品起,就通过邮寄样品定做的方式让位于浙江义乌的谭某、朱某、庄某仿制各品牌包装,仅购买仿制包装的金额就达110余万元。
 
  至于更为重要的假冒化妆品来源,专案组顺藤摸瓜抓获了向吕某出售假冒迪奥香水的顾某,出售假冒Mac口红的胡某,还有藏匿于上海的供货者时某等人。另有管某在案发后主动到园区公安部门投案自首,坦白制假售假的犯罪行为。至此,一个假冒品牌化妆品的产业链浮出水面。
 
  去年1月,广州警方在白云和花都区查获了一起近年来最大的香水造假案件。CHANEL、LANCOME、CK等14种国际一线品牌香水,假货数量超过11万瓶,涉案成品货值高达8000万元。
 
  去年2月,浙江台州警方公布一起跨省生产、网络销售伪劣化妆品大案,查获各种假冒兰蔻、雅诗兰黛、香奈儿、迪奥等大牌化妆品,共计1200多箱,按正品估值8.27亿。
 
  知情人士称,被查获的只是很小一部分,保守估计,每年至少有上百亿的假化妆品流向了市场。国内化妆品市场的假货堪称泛滥,尤其是热卖的国际品牌成为被仿冒重点对象。
 
  一位经营化妆品生意的资深业内人士透露,网购的三折、四折的化妆品品牌,与专柜相比极具诱惑价格的化妆品,80%都是假货。卖家会以水货、特殊渠道以及邻近有效期等各种理由,来打消消费者的顾虑。他还指出,很多电商卖的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高仿货。